当前位置:首页>>查看信息 >>建筑、保护和文脉:建筑和城市设计中的传统和演变(中)

建筑、保护和文脉:建筑和城市设计中的传统和演变(中)

 
      杰拉尔德·迪克斯 陈寒凝译



建筑师关心在特定空间的某一建筑,却很少关心它的邻居。而城市设计考虑的是被建筑界定的、渗透的或打断的空间。虽然也许这些建筑只是为从几个选择性的观点观看而设计的。城市设计的关键存在于连续看到的景象中,其质量取决于空间之间的关系,它们被界定的方法,轮廓、体量、尺度、色彩和周围环境――比如建筑或植物――的材质。一个空间形式给旁观者的印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穿行于其中的运动速度。好的设计考虑它被体验时的情况;最好的设计能满足所有标准。一位穿越城镇广场的步行者有时间享受各种各样的的纹理和形象:建筑表面的分格,界定空间的铺地和植物,光影的相互交叠和落叶的飘飞。那些较快通过的人会对不同的较粗略、缺少细部的特点留下印象――例如轮廓和建筑物的大致体量――可能与步行者的印象相似或相关很大。只有少数人会用心分析那些让一栋独特的建筑、街道、广场或城镇变得宜人甚至有纪念意义的特色,但许多人会潜意识去鉴赏这些建筑或城市设计,把它们看作是某种喜欢或不喜欢的东西。这种欣赏,无论有或没有,都会受到建筑或空间的尺度与人类尺度之间的关系的影响。因为我们都会依据与人类高度和生命长度的关系来评价尺度和年代。这反之又影响了我们对周围环境的反应,例如我们在街道或广场中是否觉得拥挤或舒适。



因为保护和保存被混淆,这种情况变得复杂。保存意味着对现状的保持,或把一栋建筑修复到原来的样子。如果一栋建筑在许多年间被不断修改,就很难判断到底什么组成了应保留的正确的时期(如果还有这么一个时期的话)。但建筑保存也意味着已经有维护一栋古老建筑的钱。保存的力量就必须被极度谨慎的使用。正如我们已指出的,仅在年代所带来的限制下,只有很少数建筑是适合被保存的。一些古老的建筑应被保留,比如博物馆,因为它们与国家或地区的重要人物、事件有着联系,也可能是因为它们的建筑或城市特性。这些被选中的建筑必须以某种方式"换得它们的被保存",或从国家和当地政府不断取得这种保存。对于大多数有价值的建筑来说,应考虑保护而不是保存。



保护包含对资源的合理利用,这在城市的设计中是最为重要的。作为一个世纪以来的科技和商业发展的结果,城市中心总是处于适应更多用途和人口的压力下,然而许多城市中心却有一种错综复杂的特性,很容易被增长的交通和重建破坏。取代所有旧的事物来满足新的要求会浪费资源。而且很昂贵:这会有效地毁灭一个地区甚至整个城市。不满足今天的需要、不预测明天的需要,可能会成为经济和文化的自毁。我们必须在某处打破平衡。如何做呢?答案可能介乎一座城市和一个社区之间;或者是它们的特性值得保护,或者是一种古老的、很受喜爱的形式:又一次,是思想还是艺术品。建造什么,何时何地重建或彻底的修改,保留什么以及如何去做,是一个判断力的问题。在实践这种判断时,应该简要地参考别的地方的经验。



保护,保存和选择的问题



在世界的很多地方,有无数的例子可以用来研究多种多样的情况的前因后果和保护的方法,而且每一个都很独特,又都有只适合于某些情况的经验。应指出的是:不同的情况需要不同的解决办法。



威尼斯以它的生存方式而言,恐怕是最引人注目的。因为在一个岛屿与城市,很容易禁止机动车辆,保留狭窄的街道,于是也就保住了。至少从表面看,它还与从前一样,以充满微妙的人类尺度的城镇景观而著称。仔细的观察显示,它已成为一堆正在腐烂的无以伦比的辉煌,虽然仅仅的扔有几栋不显眼的现代建筑,却还作为人类在混乱创造完美的能力的坚实证据而屹立如初。 4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些都不好,因为越来越多的尤其人在经济或旅游来的压力下选择或被迫到别处居住,以至现在居住人口只有大规模旅游业开始时的40%,剩下的78,000 人口的大多数是以某种方式直接依靠旅游业生存的。市长警告说尤其正变成一座贫瘠的博物馆城市,没有自己的日常生活,没有足够的威尼斯人口-除了那些为旅游贸易服务的人。5 为了使城市看起来和过去一样,城市的演变已被打断到危险的程度。很大的资金和计划出一个治疗的方法将会极其艰难和昂贵。



墨西哥城,世界最大的都会之一,有许多具有重要历史或建筑意义的建筑物,有些是前殖民地时代的。它也拥有一些有建筑价值的区域,比如佐那罗萨(Zona Rosa), 在这里,保护措施正在付诸实施。但它也有一些最肮脏的贫民窟和混乱的地区,对许多人来说都没有逃避的希望。应优先考虑什么呢?投入到国家遗产的建筑维护中的财力越多,用来建造住宅和医院的就越少,更重要的是要为明天的人们提供所需的基础设施。保护的范围相当宽广,就好像实现它的可能性相当低一样。



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新加坡进行了一项突出的重建住宅的项目。它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许多传统建筑的毁坏,特别是中国城和小印度。更重要的是它破坏在这里生存的几代人的社区。但优先权在于提供良好的居住条件-我认为这很正确。直到最近,才通过一个保护项目复原了老城区的许多残存的商住式的房屋。历史条件下的花费当然高但却对社会有益。这是一个有眼力、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并且有勇气、有决断的速度和足够的财力来实现其目标的城市。



中国的建筑和规划因为其空间相联系和相承接的方式受到特殊的尊重。原来的皇宫-紫禁城、颐和园、北京的园林、苏州和承德的园林都在尺度和用途上各不相同,但每一个都显示出对实和空、遮挡视线、造景和尺度的正理的娴熟掌握,别处极少有能相比的,在西方更没有。6 每一个设计都很适合它初始的目的和它的使用,虽然它们大小不同。几百个人在紫禁城里几乎不会被注意,但如果在苏州的一个小园林里,就会千百万交通堵塞。7 大小和尺度总是应该与用途相关,与房屋周围的环境相关的。这些地区的保护具有巨大的社会、建筑和历史的重要性,它们需要耐心、敏感,并且是很花钱的。

入库时间:2001/10/12